Untitled Document
 
 
 
关于粮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若干思考

来源:粮食局 时间:2017-02-20 阅读人数:
 
    一、什么是粮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粮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基本内涵
    “供给侧”结构和“需求侧”结构包含丰富的底蕴,具有深刻的内涵。它们都是社会再生产的有机组成部分,相互依存、相互制约、相互促进。其中,粮食“供给侧”是基础,“需求侧”是目标。实施粮食结构性改革,必须以粮食“供给侧”结构改革为重点。经济学意义上的“供给侧”结构一般包括劳动力、土地与自然资源、资本、科技创新和管理制度五大要素。如果对粮食构成体系或构成结构进行具体分析,那么,粮食“供给侧”结构主要包含两个层面的内容:一是产业层面的供给。即向社会和市场供应门类多样、品种丰富、品质优良的原粮或成品粮,像大米、小麦、玉米、大豆、薯类,以及加工品面粉、米粉、油脂、各种方便食品及其服务等。这种供给直接与终端消费相连接,是广大居民最直接感受到的供给。二是要素层面的供给。指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所必需的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以及生态环境等。
与粮食“供给侧”结构相对应,粮食“需求侧”结构一般包括投资、消费和出口三方面内容,通常称作“三驾马车”。一是关于投资。粮食产业需要必要的公共财政资金投入,包括高标准基本粮田建设、水利灌溉设施建设、现代粮仓建设等。二是关于消费。粮食消费分为生活性消费与生产性消费:前者作为生活资料供应给各类消费群体;后者作为生产资料(即原料)供应给食品、饲料、医药、酿造等工业部门。三是关于出口。我国粮食出口量向来有限,近年来,我国粮食开放程度更大,粮食日益趋向国际化,进口量远大于出口量。
从粮食再生产的过程看,生产位于前端,消费位于终端。显然,粮食“供给侧” 是“源”,粮食“需求侧”是“流”。在粮食短缺时代,粮食“供给侧” 和“需求侧”追求的政策目标都是粮食“有没有”“够不够”,千方百计让百姓“吃饱”。而如今我国已告别了粮食短缺时代,在民众温饱问题已得到解决的条件下,粮食“需求侧”结构已变为以“优不优”“好不好”为追求目标,即追求粮食等食物“优质、多样、营养、保健、安全、方便”的趋势日益加强。然而,粮食“供给侧”结构仍然以“有没有”“够不够”为政策追求目标,结果导致粮食生产与消费脱节,造成了低端品种相对过剩与优质品种短缺并存的现象。如果不紧紧抓住粮食“供给侧”结构改革的重点,则不仅无法解决现有的结构失衡问题,而且还有可能产生新的粮食产销、供求结构失衡。
    二、我国粮食真的太多了吗?——推进粮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背景
    近来,社会上对粮食库存和价格颇多议论,大有满世界都是粮食的概念,对粮食最低价收购或临储说得一无是处,恨不能一夜之间调结构、去库存、取消托市、口粮价格完全交由市场。针对这一现象,国家粮食局局长任正晓明确指出:近年来,国际国内粮食连年丰收,全球粮食消费增速特别是工业消费增速明显放缓,国内政策性粮食收购量、库存量不断增加,部分粮食品种如玉米、稻谷呈现高产量、高收购量、高库存量“三高叠加”的状况,一些粮食主产区面临巨大的收储压力。从这个角度讲,似乎粮食是“多”了。但是从总体看,我国粮食供求总量虽然基本平衡,但区域分布很不均衡,品种间差异也很大。从区域分布看,我国13个粮食主产区粮食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76%。主产区和主销区粮食库存分别占全国的71%和9%,消费量分别占62%和17%。从品种结构看,除玉米、稻谷呈现阶段性供过于求特征外,小麦已连续4年产不足需,大豆产需缺口仍然很大,对外依存度很高。从这个角度讲,部分地区、品种的粮食确实“不够”。
从长远看,我国粮食安全的基础并不稳固,粮食安全还面临着很多不稳定不确定的因素。目前我国人均粮食占有量还不到900斤,仅为发达国家的三分之一左右。随着人口增加和工业化、城镇化的快速推进,粮食消费需求将保持刚性增长,而我国人多地少水缺的基本国情将使粮食生产继续稳定增长的难度越来越大,影响粮食安全的传统和非传统制约因素将日益凸显,确保国家粮食安全仍面临巨大压力和挑战。粮食生产一旦出现问题,可能几年也恢复不过来,对此绝对不能掉以轻心。因此,当前既要妥善解决好部分粮食品种库存积压、主产区收储压力大的问题,又要保持清醒头脑、时刻不放松粮食安全这根弦,任何时候不轻言“粮食多了”。要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紧紧围绕保障国家粮食安全这个首要任务,加快推进农业现代化和粮食流通能力现代化,全面落实粮食安全责任,确保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为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提供强有力支撑。
    三、改什么?——粮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任务
    2016年,我国粮食总产量达到6.16亿吨,但是粮食进口了1.25亿吨,国内每7斤粮食就有1斤是进口粮食,出现了粮食产量、粮食库存和粮食进口“三量齐增”的困局,使得粮食产业面临严峻挑战。
首先,我国粮食市场竞争力不强。我国粮食在国内外统一市场尤其是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很低,话语权微弱。总体看,我国粮食生产还处在粗放化状态,科技种田的水平低,而物质消耗高、成本高、污染重。所有这些,导致我国粮食的市场竞争力薄弱。近年来,我国粮食企业在与国际大粮商的竞争中多处于下风与被动地位。国外粮食大量涌入导致“过度进口”,给国内粮食产业和粮食市场带来沉重压力。这就是国内粮食企业竞争力薄弱的一个表现。粮食“过度进口”意味着“外部供给”过量,必然冲击国内市场。
其次,我国粮食市场机制失灵。2005 年以来我国实行了粮食最低收购价政策,从2008年以后对玉米、大豆实施了临时收储措施。在当年的历史环境条件下,实施“托市”和“临储”的政策措施是必要的。但在它发挥重大历史作用的背后,“悄悄”形成了以政府定价为主的强势“政策市”,形成国内外粮食价格倒挂,原粮与成品粮倒挂,致使“稻强米弱”“麦强面弱”持续多年,愈演愈烈。由此产生的结果是,粮食价格扭曲,市场机制作用受抑,“市场市”渐渐式微。
    第三,现代粮食流通业态太弱。随着农业粮食的连续增产,全国粮食流通量迅猛扩大。2015年,全国各类粮食企业收购总量超过42420万吨,5年累计托市收购粮食42300万吨。与粮食流通量不断扩大相对应,传统的粮食流通模式和形式越来越不适应需要。然而,适应社会与广大消费者需要的现代业态,像连锁制、代理制、配送制等形式还有待进一步推广普及。至于现代流通模式与形式的创新力仍很幼弱,像“互联网+”的新流通模式更是凤毛麟角,需要大力探索和发展。特别是广大农村现代购销网络薄弱落后,极不适应打造粮食流通升级版的需要。
    四、怎么改?——推进粮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建议
    针对当前实际,笔者认为应该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推进粮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第一,以“优质化” 为引领,积极调整粮食生产结构。目前玉米、粳稻等品种库存量巨大、压力沉重的问题,主要表现在粮食流通领域,但根源在“供给侧”,所以必须合理调整农业粮食生产结构,促使粮食“供给侧”与“需求侧”结构相适应。实施这一调整措施,决不意味着缩减粮食产能,而是在调减“低端、带病”产能的同时,稳定持续增加“优质、健康”产能,发展绿色种植,积极扩大优质品种产能。
    第二,以“合理化” 为准绳,加快粮食“去库存” 步伐。实行“去库存”措施,必须采取多种形式尽快消减过量库存品种的粮食:一是对于国有粮食企业政策性收购的粮食,各级政府要提供适当补贴,帮助企业尽快实现轮换出库,投放市场,降低企业成本,减轻企业负担。二是强化粮食品牌战略,选取优质粳稻品种,打造储存、加工、销售一条龙的产业链,走品牌发展之路。三是采取“釜底抽薪”办法,严格控制玉米及饲料替代品进口,包括严格控制转基因玉米、高粱、木薯干等进口量。
    第三,以“市场化”为手段,有效调节粮食生产和供给。价格机制是市场机制中最敏感、最有效的核心机制,要依据不同粮食品种、不同用途采取不同的价格调整完善措施。在继续实行稻谷、小麦最低收购价政策的同时,要改变“托市价格”只升不降、导致“政策市”过强的价格形成机制,即及时合理确定“托市价格”。要设计好粮食补贴政策,并且和粮价完全脱钩,确保粮农收入不因市场波动而变化,从而保证粮食产业稳定发展。要充分发挥市场无情的竞争作用,通过兼并、联合等组成混合所有制企业,让优者胜、劣者汰,使没有生命力的企业消亡。同时,经过市场洗礼、竞争,脱颖而出一批采用现代企业制度、规模较大、技术先进、自主创新力强的现代高端生态型粮食加工企业。
    第四,以“现代化”为依托,大力发展粮食流通新业态。建立和发展现代粮食物流系统,是粮食行业提质增效的必由之路。一是大力推广粮食散储、散运、散装、散卸等“四散化”储运方式,提高粮食流通效率,大幅降低粮食流通成本,减少粮食及材料损耗。二是积极推广运用仓储管理新技术,提升绿色节能低碳储粮水平。积极推广运用先进的装卸设施、烘干除杂设备,提升粮食作业处理水平。三是加快推进粮食流通新业态建设。利用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先进信息技术,推动“互联网+粮食”发展。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10 仪征市粮食局  技术支持:电子政务中心
苏公网安备 321081020100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