仪征新城镇欢迎您!
 
首 页 新城概况 经济发展 集镇风貌 党务政务 新城人物 历史积淀 专  题 微  博
 
 
新城探源

来源:新城镇 时间:2014-03-17
 

新城探源

张传浩

  新城,是一座具有悠久历史文化底蕴的古镇。相传已有1600多年的建城历史。
  据文献记载和出土文物考证,新城北边的蜀岗丘陵地带,早在西周初期就有许多氏族部落居住,现存的磨山、永山、老虎山遗址,就是他们当年的主要居住地。1930年在坡山口发掘出很多的西周时期的青铜器,其中有四凤盘、双耳龙纹盘、铜鼎、铜鬲等,制作精致,造型美观,这一考古发现,说明了当时这一带的文化就相当发达了。
  新城,相传为东晋的谢安所筑。司马光所著的《资治通鉴》中有“安于步丘筑土曰新城”的文字记载。“步丘”是濒临水边的山丘,与新城在晋代为江淮航运要冲这一地形地貌极为相似,说谢安所筑土城即新城不是没有可能。《嘉靖维扬志》中说:东晋太和十年(公元376年),太保谢安镇广陵,筑新城。东晋时,现在的新城一带是广陵郡的属地。又据清雍正元年《仪征县志》记载:“新城在东关外,本谢安出镇广陵所筑也。”似可进一步证实,谢安所筑新城,即现新城镇也。唐代诗人温庭筠在扬子巡院为吏时曾赋诗《经故秘书崔监南塘旧居》,其中有句云:“千顷水流通故墅,至今留得谢公名”。“故墅”即今新城镇,因新城传说为谢安所筑,故又名谢公城。从一个侧面又证实了新城是一个千年古镇。
  关于新城与谢安的关系,史书亦有记载。谢安作为东晋皇帝司马奕的一名大将,能文善武。曾任大都督,在安徽合肥指挥过著名的淝水之战,那一仗骄横的前秦军队被打得大败,还杀了秦兵大将符坚,秦兵闻风丧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以至于一听到谢安的名字,就胆战心惊,不战而退。在司马奕之弟司马道子专权时,谢安被贬,被排挤到广陵郡任小官太保。广陵西去舆县即现在的仪征,新城是必经之路。谢安经此一看,前有长江天堑,后有蜀岗屏障,丘陵蜿蜒,腹地平坦广阔,河沟纵横,不仅地势险要,而且是土地肥沃的鱼米之乡。为了防止司马道子篡位,就在这里新筑城池一座,并定名新城。
  新城建好后,为保卫城池,繁荣商贾,这里还开了通江、通湖的河道,建闸又建港口。如今新城镇之南越江村还有二闸、扁担巷、旧港的古名留存。因为新城系谢安所筑,为了怀念他,人们又称新城为谢公城。
  隋代,流经新城的运河开挖贯通,使新城的交通运输又有了很大发展。旧港作为运河出入长江的港口,来往商贾云集,经济繁荣。宋时,扬子县的县治曾设于此。扬子县之新城,扼江淮运河之襟要,交通运输、农业、工商业格外繁荣。宋时仪征(真州)制酒业比较发达,仅新城就设有新城、新东、新兴三座酒库,当时新城经济繁荣可见一斑。据近年考古发现,宋时的城池,南至旧港,北至仪扬河岸,东至东升村花园庄,西到新城河的渠道。城墙是板夯土建造的。城门与交通要道是用砖砌成的。在兴修水利挑河挖渠时曾发现多处板夯土的迹象。十岁能属文,长溢博经史,并著有《听雪斋记》、《南州行记》的宣城人贡奎曾有诗赞《新城》云:


一雨淮南霁,新晴喜暂登。
江平流浩浩,山远路层层。
大舶连樯发,高楼列槛凭。
北居殊觉久,眼畏火云蒸。

  明末清初晚年移居仪征的诗人纪映钟曾写下了《游新城桃花坞》的诗:


谢公城不见,仿佛见桃源。
十里飞霞绮,一溪通水村。
日迟行酒促,风静落红翻。
薄暮登前阜,清江露远痕。

  纪映钟游桃坞诗,淋漓尽致地描绘了新城桃源之盛景,洋溢的诗情,引起了人们对陶渊明笔下的那“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的桃花源境界的又一次遐思和神往。“东门桃坞”也终于成了清代画家诸乃方笔下的真州八景之一。诸乃方题画词云:“满坞绛云横,莺转初晴。新妆林际笑脸迎,恍入武陵溪口路,看饷春耕。”如今新城东边的一个村仍叫桃坞村。
  据有关部门考证,自汉唐直到明清,新城境内具有比较发达的寺庙文化。“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据不完全统计,直到清代,新城修筑的庵观寺庙就有20多座。同时,这些寺庙,留下了许多优美的传说、故事及诗词墨迹。建于汉、唐,大修于元朝成宗大德年间(公元1297年)的通真万寿宫,又称通真观,与清代话本小说《粉妆楼》有着密切的联系,《粉妆楼》故事发生的时间、地点、人物都与通真观互相关联,戏剧《卢宣盗令》中的老道卢宣就是在通真观的一出家道人。
  建于宋朝嘉定年间,座落于新城卧虎闸畔的清源真君庙(俗称二郎庙),又有一段感人的故事。有关记载云:二郎庙的真君姓赵名昱,四川峨眉山人。初从道士李珏隐青城,隋炀帝器重他,要其去嘉州任太守,他曾为除蛟害入水,自此隐去,蜀人后感其德,立庙祭祀。据说每年六月二十六日是赵昱诞辰之日,此时百姓都要做庙会祭典。与二郎真君庙一河之隔还有一座地藏寺。始建于南宋高宗建炎年间(1127年)清康熙五十年时,由本地人李怀阳重新修建。寺内有许多和尚塔,其中有历经清朝六个皇帝,享年138岁的仪征天宁寺了缘大师的和尚塔。寺内有大殿僧寮,水村幽阗。明代弘治年间,任仪真分司的吕夔曾作《憩地藏寺》,其诗云:


郭外停桡问上方,水清通径入青苍。
翻林日出秋蝉咽,近刹风生晚芰香。
论梵拟因公事了,煮茶真遣老僧忙。
清江浩渺乡山隔,极目清明思欲狂。


  吕夔诗不仅盛赞了地藏寺周遭的风光,描绘了“煮茶真遣老僧忙”的情趣,而且抒发了“极目清明思欲狂”的情怀。
  座落在新城东升村与桃坞村,隔河相望的西方寺与接引庵,更给人一种联想。虽不能说表达的就是接引西方、对外合作交流之意,但作为一种宗教建筑,自有它本身的文化内涵。
  新城三将村的三将军庙,供奉着宋代喋血胥浦河畔的梁渊、张昭、元宗三个将军。
  座落于东升与越江村之间的都天庙更为壮观。其间有九十九间半房屋,从庙门到运河边全是条石铺路,门前两座石狮雄壮威武。庙内供奉的是唐代官封扬州大都督的张巡。他曾与安禄山交战,力敌十万之众。在内无粮草,外无救兵的情况下,杀爱妾稳定军心,死守孤城。人们尊其为都天菩萨。每月四月初一以庙会形式纪念他。这一天,新城满街沿河边与通都天庙的石板路上全是人。清代诗人袁枚在其所写《真州竹枝词》中精心地描绘了庙会的空前盛况。其诗云:


都天会起赛神忙,儿女沿堤尽点香。
绝似嫦娥颁令甲,一齐月色着衣裳。


  明清以来,新城的园林文化也颇具特色。其中最有影响的是康乐园。清代名儒,曾主编过《盐法志》的仪征诗人张榘有《康乐园》诗一首:


地僻山偏静,林幽客到疏。
水流琴韵远,月在竹窗虚。
不比杨雄宅,还同诸葛庐。
年来悲道丧,颇觉厌书虫。

  深得陶元亮韵味。从一个侧面表达了对康乐园的挚爱。
  这座建于清康熙年间,座落于现东升村花园庄白沙翠竹江村的大型园林,园中有耕烟阁、香叶山堂,见山楼、华黍斋、小山湫、东溪白云亭、度鹊桥、因是庵、寸草亭、乳桐岭等十三个景点。乾隆四十六年进士,曾任两淮盐运使的曾燠,游白沙翠竹江村赋诗八首,赞美了康乐园的景点。其中五言《因是庵》一首颇具特色,很有禅味:


一切有是因,皆以无因结。
一切无是因,皆以有因灭。
如是观自在,去来两无涉。
我虽门外汉,言下能了彻。


  明藩靖江王朱守道之子,明亡遁入空门的苦瓜和尚、大画家石涛,大半生云游四方,对白沙翠竹江村更是情有独钟。石涛,晚年定居扬州,并在仪征建有“真州读书学道处”,常往来于真、扬之间。传说康乐园这座大型园林系石涛帮助设计建造的《白沙翠竹江村十三景》诗,为石涛吟咏,这是不争的事实。尤其是他的名画《江村泛舟卷子》,为这座园林增添了光彩。当代扬州作家丁家桐先生在其所著《扬州园林》中对石涛与白沙翠竹江村的关系还专门进行了论证,确认石寿曾不止一次在往返扬州与真州之间到过白沙翠竹江村。清朝一代宗师,仪征籍的阮芸台,在其56岁时作《淝水诗》,诗中对古代广陵、邗沟、曲江等的地理位置及演变情况作了考证,提出了独到的见解,其中不少内容涉及到仪征,也提到了新城。诗中有句云:


……
谢安后裔仪征籍,新城留有康乐园。
 元代扬子故县治,我识明哥桃坞源。……


  不仅证实了新城曾是谢公城的历史,而且说明了新城在历史上的作为故县治的独特地位。不仅提到了康乐园,而且表明了自己的心迹:“我识明哥”在“桃坞源”,表达热爱新城的美好心境。
  新城,地理优越,山水形胜。散发出的仪征卫星镇的现代气息,催人奋进;弥散着的悠久历史文化底蕴,将激励人们去发扬光大,开创更加美好的明天!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仪征市新城镇人民政府 主办
电话: 0514-83646615 传真: 0514-83645396 E-mail:xc@yzxcz.cn 苏ICP备06019712号-1
技术支持:仪征市电子政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