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 - 仪征市人民政府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吃在仪征
野山茶
发布日期: 2015-08-12 09:00  访问量:       来源: 旅游局         保护视力色:

仪征产的所有茶叶中,我觉得名字最好听的是野山茶。

记得安徽有一种叫“太平猴魁”的茶叶,茶树生在高山的悬崖峭壁上,人们是要冒着生命危险才能采摘到茶叶的,于是有人专门训练身手敏捷的猴子做采茶的工作。初识野山茶的名字,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的:此茶生在深山,纯天然,原生态。

很少见到野山茶做的广告,唯一的一次,是在市区大农贸市场门口的户外广告牌上。我一眼就记住了这个名字。后来知道野山是铜山脚下一个行政村的名字,我还开过这样的玩笑:这个名字有欺诈的嫌疑,此野山非彼野山也。

待我去过一次野山村,待我无数次地去过野山村所在的枣林湾生态园,我又不忍心用欺诈一词来说野山茶了:风光秀丽的枣林湾,生态完好的野山村,与真正的野山又有何异!虽然那唯一的一次去野山村,我并不是为看那里的山,为品那里的茶而去的,而是为采访村里一家民办的敬老院。

我确信我第一次喝到野山茶是在枣林湾,很可能是在野山村南侧的枣林村。枣林村,因昔日荒山上长满酸酸甜甜的野枣而得名,她的名字,和野山村的名字,简直就是一对亲姊妹的芳名——这是一对山村养育的可以称为妙人儿的美女子。她们的一切,给我的印象都是奇特的。就说野山茶吧,汤色清醇不说,还特别的洁净爽口。

我一直在关注仪征产的茶叶。有一段时间,我留心起杯口残留的细沫来:这究竟是茶叶的原因还是水的原因、器皿的原因?若是茶叶的原因,跟茶田大多在公路边,离市声太近有关么?若是水的原因,来源于长江的自来水和来源于中后山区的深井水、地表水,它们能把相同的茶叶泡出什么不同的味道来?若是器皿的原因,陶质的和琉璃的,或是不锈钢的,它们对茶汤的品质会有多大的影响?为这些问题,我多次请教过制作“绿杨春”的高手。

我发现,野山茶没有这个情况,它的汤色很干净。由此我联想到那一次去野山村,原以为村部在铜山山麓,结果提前下了公交车,一路打探,步行了两三个小时,才摸到采访地点,起早出门,到达目的地时已近午饭时间。“这里的山路十八弯”,地处偏僻,远离人烟,绿树环绕,绝少受尘土侵扰,这大概就是野山茶比较洁净的原因吧。

我这样说,有替野山茶做广告的嫌疑了。要说宣传,这个动机是有的——如果能用自己的文字、自己的笔为地方的特产扬一下美名,这是我的追求,这个私念,我想,每一个人都是能理解的。要是说到有偿的广告,那就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了,我与野山茶的老板,连熟悉也许都算不上。仅有的好处,是搭过一次他的便车。

那一次,我在枣林村采访,中午在村里品尝过鲜美的鱼头,急着往城里赶。村里的同志帮我联系出租车,联系到的这一辆,里面坐着野山茶场的老板,他和村里的同志非常的熟,正打算进城送茶叶,彼此都没有见外,我就沾了他的光,他热情地送我到单位门口。老板姓什么我都忘了,那是一位富态的憨厚的花甲之人,在村里做过支书,退职后搞起茶叶的。其他,只记得他的野山茶了。

不是存心要为野山茶吆喝,实实在在是想为地方的好东西作一点推介:野山茶的外包装与仪征产的大多绿茶也是有所差异的——非圆柱体的纸桶,锡铂袋,沈鹏题写的企业名称——这名称,已沾上现代商业的气息,傍上扬州史可法路上的一家茶庄,不再是“野山”这个名字了,我不喜欢,不说。我还是喜欢野山茶这个名字。地方的特产,在借鉴现代包装手段的同时,还是要保留一些地方文化内涵的。

网站分享
底部 - 仪征市人民政府